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章:沧月海云

作品:剑起云华|作者:文 / 顾归弈|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01-14 18:33:29|下载:剑起云华TXT下载
  手机阅读

  

  苍穹如洗,烈阳高照炙烤着大地,时至盛夏,空气中弥漫着压抑的燥热与烦闷快让人喘不过气来。

  沧月城,位立于中州之腹,曾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亦是中州的一块风水宝地,聚天下之交通枢纽,经济要塞。

  这里房屋密布,道路错综交汇,人潮涌动,车水马龙,无一不彰显着这座城市的鼎盛与繁华,这座古老的城市在历经漫长岁月的洗礼越发显得厚重与文明。

  城角内一处,可见城外青山缥缈环绕,一条清澈碧绿的河道自城外深山中而引,长长地穿过城内向西流淌而过,越过布满青苔的石板小桥,前面颇为宽阔,是一条沿着河岸的狭长街道。

  不远处望见有一酒家,楼正中央牌匾上书写着四个大字,名曰“海云客栈”。

  这里道路较为集中,在这绝好的地理位置不乏多有商铺酒楼,为每日为来往商旅,文人墨客亦或是江湖侠士提供便利的需求和住所。而海云客栈自然是这城中远近驰名的“沧月四楼”之一,自然是门庭若市,客似云来。

  海云客栈共为三层,其二楼至三楼接待的无一不是达官贵族或是有身份地位之人。

  这日,整座酒楼看去竟是全无虚席,楼梯口,走廊过处,熙熙攘攘的宾客,热闹非凡。

  酒柜前,一个穿着绸缎衣袍的微胖掌柜正底着头卖力地打着算盘,臃肿而短的手指头别说看去还很灵巧,他圆圆的脑袋瓜摇头晃脑嘴里不时地哼出小曲儿,看上去很滑稽搞笑。

  店小二在人流中穿梭着,大声吆喝给宾客们端茶送酒。几乎是手脚并用,忙得不亦乐乎。

  一楼正中央靠里处有一高台,上面放着张不大的书桌,在摆上几本陈旧的古籍,此处应该是说书的地方没错了。

  只看见台子上,一位身形枯瘦,慈眉善目的老者滔滔不绝地说起书来他早已花白的头发丝随风飘动起来,发亮的额头上皱纹横生,显现出岁月的睿智与沧桑。

  高台处较为醒目,可供二楼食客观赏。众人是边听不停地拍手叫绝。可见那老者说书的功底深厚,怕是在这里说书已有几十年了吧

  说书老者道“话说那城南附近二百里开外有一“卫坡村”,村庄依山傍水,村民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过着的那可是桃源般的生活呀。可好景不长啊,几月前,一夜间却被惨遭屠村,那景象可谓是惨绝人寰”

  酒楼中的众宾客,都放下手中杯子或是筷子,神情认真的听着老者娓娓道来。

  说书老者继续道“据说那晚月黑风高,村民们便早早熄了灯睡去,这晚整个村里如同死寂一般,因靠近深山峡谷,总让人不由得心生胆寒,似乎有着隐隐却又看不见的诡异悄悄袭来”

  说书老者煞有讲鬼故事一般,神色惊恐,凹陷的眼睛睁得老圆,微带沙哑的声音讲起话来却不含糊,这声音倒有一种引人入胜的感觉。

  “啪”

  老者拿起手里的醒木往桌面一击重拍,倒是把全场宾客们吓了一个冷颤。

  他又说道“这晚不怎么的渐起狂风大作,树枝的断裂声咔嚓作响,再听那呼啸的风声,像是某种可怕妖物在鬼哭狼嚎。而村外不远处的小河,河面上不知道何时已全然变成了黑水,如染了墨水一般,不断的冒出气泡或喷涌起来,有几处更是旋涡大作。整个湖面是黑气腾腾,黑气绵延不断地往村子里头上空飘去。”

  老者说得有些激动,神情亢奋的描述当时情景,在场中的宾客们思绪早已被老者引入了那恐怖的事件当中了,痴痴的望着说书老者。

  老者接着道“只见那黑云重重往村子里猛压了下来,黑云翻腾不息,内里却是闪烁着数道亮光,看起来像是闪电一样的豪光。”

  “果然在那团团黑云中显现出狰狞可怖怪物模样,白骨森森手爪欲要从云里翻爬出来,佝偻着身子,个个是闪着铜铃般的怪眼冒着青芒扫视着下面一切,如同死神降临般要把整个村子吞噬。”

  “它们发出了可怕的嚎叫惊醒了睡梦中的村民,一时间,尖叫声,哭喊声,狗吠鸡鸣声乱作一团。那些可怖的妖物更是速度极快从半空跳下,见人就抓咬,生吞活剥,嘴里不时吐出了火球,不大会儿整个村就陷入一片火海之中。那场面可真是惨不忍睹”

  在场众人面面相觑,有些人神色看起来惊恐,有些人好似看热闹一般,忽听人群中呼道:“先生,那后来如何了”

  说书老者看着众人急迫的样子,会心一笑,不急不慢说道“这时远处天边有一道似流星般不明物体快速穿越群山,在后面留下一道还未消散红色线条,尾巴处还隐约闪烁着星点光芒。”

  “原来那流星似的物体竟是一把赤红飞剑,剑身通体透红。剑上站着一名中年男子,在剑光的照耀下。只见他头束玉冠,身穿一袭银色衣袍,着金色镶边,如谪仙一般贵气逼人。”

  “又说回到卫坡村,一片火海,眼看快要燃烧殆尽。那些凶残的妖物看见一个飘然而至的中年剑客,怔了一下,立时又闻到生人的气息便向中年剑客扑去。”

  “但见那中年剑客祭出后背长剑,剑光大盛。中年剑客左手呈似捏花指状,口中念念有词,右手用剑挽了一个剑花向扑来的几只妖物挥斩过去,那凝聚的剑气成弧度状散开,范围极广,并有着闪电般强光附于剑气之中,直击妖物要害,只听得滋滋声响击中后噼啪一声炸开,妖物立时粉碎。”

  “这时全部的妖物群起而攻之,中年剑客以一招快速之式冲入那妖物群之中,腾空一跳跃起反手就是一剑挥砍,剑影缭乱。还没来得及看清楚,一只妖物的头颅掉了下来。那些妖物已是发怒般张牙舞爪,怎奈那中年剑客身形敏捷,剑势凌厉。几招剑招光影之下,妖物纷纷倒地,化作一团团黑气消失了。”

  “中年剑客

  本章未完,请翻页

  收起长剑,看着眼前这一幕,脸上却闪过一丝忧伤的神色,随即心默念剑诀,召唤出一把红色飞剑,踏剑长扬而去”

  语罢,众人拍手叫好,这时,场中一位侠士模样的大汉站起身对老者道:“先生说的是书上的故事,还是确有其事”

  说书老者听罢笑而不语,点头称是。

  “可知是那方高人,我张铁山倒想见见这位侠士。”那叫张铁山的大汉呼道。

  “哈哈”

  老者无奈摇头笑道“这位客官看来也是侠义之辈,那位高人很少在人间走动,据说他是那云华山上修真大派中的一名弟子,你想见他可不妨上山拜会一见”

  “哎呀”

  一个十二三岁年纪的少年被一记“啪”声敲得龇牙咧嘴叫了一声。他扭头一看是一个大腹便便满脸胡茬的壮汉凶神恶煞在瞪着自己,那人看去是一个中年屠户。

  趴在客栈窗外的少年用手摸了摸敲疼的脑瓜子,白了一眼笑嘻嘻扭头道“大叔你这样天天敲我头会变傻的你知道不”

  中年屠户双手交叉抱胸没好气道“快来帮我腌猪肉,客栈里腌肉快没了,不然掌柜的要发飙了,臭小子,天天就知道躲在窗外偷听说书,你学到啥了”

  少年不与他争辩,一本正经地摇头晃脑思考道“学的东西可多了,这不刚刚那位老先生讲了一个诛妖伏魔的精彩故事,我长大了也要当一位大侠,锄强扶弱,打倒邪魔”说完后少年离开窗户拍拍身上的灰尘,面上一脸得意。

  “嘿嘿小屁孩天天做白日梦,大侠可不是谁都能当的,你还是乖乖继承我的绝技,杀好每一头猪,这样也不枉我白养你这几年。”中年屠户倒是有些可笑的神情道。

  “”

  少年白眼无语,心里嘀咕着他心中这美好的梦想刚刚萌芽,就被一屠户泼了一盆冷水,于是乎,他含糊不清地低声咒骂了几句。

  “还在嘀咕啥呢,还不快去啊”中年屠户有些怒道。

  机灵的少年那里还傻傻的等他凶骂,早一溜烟消已失在那中年屠户眼中了。

  夜晚,柔和的月光洒在院子中,简陋的茅屋里,漏光的屋顶上方稀疏洒下几道光柱。光线打在了白天那小小少年稚嫩的脸颊上,顿时黝黑的皮肤显得白净了许多。

  他静静地躺在床上,双手抱头,睁着一双明亮的大眼望着房顶若有所思在想着什么。

  屋外,不知何时起响起了磨刀霍霍的声响,少年并无睡意一骨碌翻下床推门走了出去。

  对面柴房边上出现了一个弯着腰的背影,只见那人拿起手中锋利的杀猪刀不停来回磨刀,在月光的映射下,那刀时不时会闪出亮眼的光芒。这人不是白天那中年屠户又是谁

  少年略带些疲惫,缓步走了过来在他旁边的小石凳上坐下。

  “臭小子,怎么,睡不着啊”中年屠户看也不看他,一时停下手中的活儿,随即拿起石桌上的小酒瓶泯了几口瓮声瓮气道。少年显得有些不耐烦,嘟囔道“大叔,你大晚上不睡觉起来磨刀,吵到我了,当然睡不着啦”

  “哦”

  中年屠户迟疑了一下,然后有些不满道“你以为我想干活啊,客栈的伙计说了,明早要多杀几头猪呢,这不我把刀磨锋利点嘛。”

  此时的中年屠户看起来没有白天那凶神恶煞的样子,反而多了几分平和,虽然光线阴暗,能看得出那屠户眼中流露出一种莫名的慈爱神色。

  少年抬起头,用明亮的双眼望着他,看到中年屠户已坐下,便起身走到了他的后面,替他捶起了背。

  少年用关心的语气说道“大叔背舒服点了吗”

  中年屠户很是满意,呵呵一笑“嗯,我这毛病这辈子好不了啦,你小子手法越来越娴熟了啊,现在舒服多了。”

  “那是当然,这几天跟客栈里的王阿娘学的”少年得意地回答道。

  中年屠户再拿起他最爱的小酒,又喝了几口酒,喝完后还用嘴巴咂咂嘴,似乎很是不满意这味道,摇摇头。

  他叹息道“这酒虽好,可比不得我们客栈里埋藏了百年的“红尘笑”啊,要是能喝上一口,那该多好呀”

  中年屠户背对着少年,只听后面捶背的少年嬉笑道“大叔,等我长大挣钱了,我一定要买最好的酒给你喝,别说红尘笑了,就是天下间最名贵的酒也给你弄来,算是报答你的救命之恩吧”

  中年屠户听后不满意了,怒斥道“臭小子,我等着你给我养老送终,别想一壶酒就把我给打发了,我可不答应啊”

  “大叔当真啦,那我罚酒一杯赔罪,如何”说完少年停下手中动作,抢过中年屠户手中的小酒瓶,学着大人模样喝了一小口。

  少年喝了一口后,中年屠户看了他五味杂陈的脸色,脸庞不一会变得红扑扑的,看样子还算清醒,他这模样一下就把中年屠户给逗乐了。

  中年屠户竖起大拇指,夸赞道“臭小子,这回没有倒下,不错哦”

  别看这少年小小年纪,喝酒的本事当真不敢恭维,去年倔着性子非要与中年屠户小饮一杯,没想到一杯酒下肚,辣得是龇牙咧嘴,满脸通红,摇摇晃晃不多时就倒在中年屠户怀里睡着了。

  寂静的院落,高悬清冷的孤月,夜深人静,院子里的一角却有着温情的一幕,让这个夜不再是死寂。

  话说到这少年和中年屠户,虽然日子过得吵吵闹闹的,但两人的感情犹如父子一般。

  少年自幼父母双亡,几年前中年屠户在一个大雪纷飞的荒野之地把他捡了回来,让他从此有了个归宿,几年来,日子过得清苦,却也是很知足。

  海云客栈一如既往的生意红火

  本章未完,请翻页

  这些日子以来甚至到了都腾不出住房的窘境,很多旅客有钱也住不了好的房子,只好委屈求全下榻别家。虽然别家酒楼也还算可以,但要与城中有着“沧月四楼”美誉之一的海云楼比较,确实差了不少。

  按道理客栈里的伙计工钱都应该有所上涨,忙完之余,不免有人怨声载道。因为干活的时间长了,后院打杂的伙计们干起活来没精打采,懒洋洋的。

  某日,马厩里几个伙计一边喂马草一边发牢骚,说的就是掌柜如何的黑心,还抠扣工钱,不体谅他们的辛劳等等

  一个小小的人影不知何时已躲在马厩旁,偷听到这几个伙计的对话,这人不是谁,正是那晚喝酒的少年。

  少年心里寻思着,他的大叔也每天那么辛苦,估计工钱也没多少。虽然自己帮着打理些小事务,但好像也帮不到什么,而且他还没有工钱发放,顶多就是个混吃混喝的穷小子。

  他知道大叔平日里就好一口酒,可微薄的工钱那里能够买到好酒,酒可是大叔的命啊。

  入夜,凉风习习,夜晚的凉爽让人更是喜爱,客栈里的工人们在忙碌了一天之后,可以安稳地睡个踏实的好觉。

  客栈后院,旧茅草屋里,少年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却怎么也睡不着,究其是何原因,怕是要看看他旁边睡得挺沉且鼾声大作的中年屠户,再加上少年也有自己那么点小小心事,更是了无睡意。

  想着他大叔一直对客栈里的“红尘笑”垂涎已久。他知道,在客栈里当下人的只能是安守本分,辛勤劳作,那里还敢妄想有其他的想法。